鹿邑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

打劫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7 01:5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打劫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昨天,和一个老同学一起去喝酒。那是我中学时的同学,后来他读了警校,现在是一个警察。也许是职业习惯,每次和他在一起,都会有中异样的感觉。不管到了哪里,他都先用他鹰一样的目光扫视一下周围,然后才坐下来完成我们自己的事。
    在喝酒的过程中,他总是不忘了对周围的事情进行观察。随时准备着,好像不管有什么事情发生,都和他有关系一样。只有确信一切都是正常的、一切都在依着它的规律运转之后,他才慢慢地进入角色。几杯热酒下肚,他的脸有些红了,可能是喝得太猛了,也可能有什么兴奋的事情让他的神经受到了刺激。他的眼睛发亮,一只手端着酒杯,一只手轻轻地拂拭他下巴上的胡子茬,用那些刚长出的黒刺摩擦着他的手。
    我们又干了几杯。吃了几粒花生米之后,他略有些骄傲地对我说:“老兄,你知道吗?昨天这个时候,还是这个地方,我抓住了一个打劫的人。”
    听了他所说的,我有些惊讶地问:“在这里吗?不会的,这里虽然是个小酒馆,可是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少呀!”
    “没错!就是这里!”他很肯定地,甚至是斩钉截铁地告诉我:“这不会错的!”
    我为他倒了一杯酒,然后给自己倒上,抬起头向四周望了望,还是觉得这似乎不可思议,因为这个小酒店里现在起码有三十个人。何况来这里喝酒的人都是些身处中下层经济领域的。也就是说,每个人都不会有多少钱,强盗再笨也不会到这里来冒险的。
    当我再次面对他的脸的时候,他的脸略带些严肃,眼神却是肯定的。见到我盯着他看,他微微一笑道:“你不信?我几时骗过你,你真是的!”
    我也笑了,抢过他的话道:“你怎麽没骗过我?初二的时候,你骗走了我的学生证,拿去换了两个棒棒糖……高考完,你小子跟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:‘老王,我这是没希望了,只能再考一年了,把你的书都给我吧。’我毫不犹豫就把我的书全都给了你,结果你把我的书和你的书全卖了   他本来喝了一口茶,这下全喷在了地上,弯腰咳了几下。他抬头半笑不笑地对我说:“你小子简直是个演员,这是哪一年的陈芝麻烂绿豆了,你还弄得跟现场直播一样,小弟佩服呀!”
    “血淋淋的事实就摆在眼前,我还敢轻易信你吗?”我故意逗他说。
    “这是扯不上的事,老王,你知道,那些事儿都是咱们年少铁哥们儿一块儿闹着玩的。我现在和你谈的可都是正事儿。”他说的还一本正经的,谁都得信似的。
    我回敬道:“可是你每次说得都像真的,但大多数情况下你说的都和事实不一样呀。”
    哥们儿,这次你必须信我。”
    “为什么?”
    “我现在是警察了!”
    “警察怎么了?”
    “不信我,你也要信咱人民警察呀!”
    “好,你说吧。”我已经被他说得无话可说,只有让他说。
    “事实就是这样的,昨天晚上这个时候,这个地方。”说着话,他指了指靠墙角的一张桌子:“那张桌子,有两个小子坐在那儿。”
    “直入正题,不要说废话!”我插嘴道。他没有理我,继续他的故事。
    “我和同事小李一块儿喝酒。”
    我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唉,你治白癜风石家庄哪家医院好们警察怎么每天喝酒呀?”
    “喝酒?不喝行吗,整天和罪犯打交道,不喝些酒刺激刺激解脱解脱,神经早不正常了。”
    我们碰了一杯,他继续道:“那张桌子旁坐了两个小子,一高一矮。高个子对矮个子唯唯诺诺,连连敬酒,神态恭敬,就跟那是他亲爹一样。矮个子的家伙则似乎很倨傲,好像高个子对他这样殷勤是理所当然的。”
    “这也很正常呀,或许那矮个子是高个子的长辈,或许是上级,或者高个子有求于矮个子。没什么不对呀。”我对这个故事有些不屑了。
    他为我斟上一杯酒,很有耐心地说:“别忙,听我说。这本来是很正常的。当时,我和小李也觉得没什么,只是那矮个子突然把一杯酒泼在了高个子的脸上。高个子显然是发怒了,却还是忍着。看到这里,我就有些好奇。”
    “好奇?所以你们俩就把他们俩给抓了,一审,然后知道是强盗。”我不假思索地说。
    “你以为我们警察是什么呀,敢轻易抓人?何况还不到动手的时候。”他接着朝服务员喊了一声:“服务员,来瓶杏花村!”
    这下我有些好奇了,就问道:“好奇之后怎么了?”
    “有些好奇,我就给小李敬酒,故意把一盘鱼香肉丝悄悄地推下桌子,这样地上就都是鱼香肉丝了。我就要求服务员给换张桌子,这也便于她们打扫。我就故意坐在那张桌子隔一张桌子的地方。”说着话又指了指那张墙角处的桌子道:“昨天晚上没有这么多人,那一片儿全是空的,我寻思着不能太近这样会惹他们怀疑;又不能太远,那样就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了。”
    “你真狡猾。”我带些赞许地说。
    “这叫聪明,没有聪明的猎人怎能抓住狡猾的狐狸?”他还有些得意了。“然后就听见那高个子略带沙哑地低声说:‘大哥,你这不是勒索吗?我现在真没那么多钱。’‘没钱,你没钱?等进去了,你小子就是有钱恐怕都没用了。’矮个子虽然压低了声音,说起话来还是趾高气昂。高个子的声音已有些哀求了:‘大哥,那你能宽限几天吗?’‘夜长梦多呀!我只怕再过几天你小子就把这笔债忘了。’‘哪敢呀。’”
    我一拍桌子,说:“看看,人家这是债主讨债,天经地义吗!”
    “天经地义?债主讨债?”老同学故意有些惊讶地往下讲:“接下来发生的事就不那么天经地义了。那矮个子突然拿出一张纸,又拿出一支笔,交给高个子。高个子问这是搞什么?矮个子回答说:‘给留个借据!’你想想,既然是债主讨债,还用在写借据吗?就这还要限期三天还清!“
    “这会不会是敲诈勒索?”我不失时机地问上一句。
    他手摸着自己的胡子茬,语气肯定地说:“算你小子还受过高等教育,有点儿法律意识,这就是敲诈勒索。”
    他从烟盒里抽出两支烟,递给我一支,自己手里拿一支。我顺手拿起桌上的打火机,给他点上,又给自己点上。十几年的交情,做起事来可真有默契。
    他用力抽了一口,吐出浓浓的烟雾,兴奋地说:“老张呀,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神勇。我和小李出奇制胜。突然出手,先给那矮个子戴上了手铐,我们嘴里喊着警察警献礼国庆中科白癜风帮扶察,把那两个小子吓得立马怔住了。可那高个子怔了怔后,居然扭头就跑。我就喊不要跑不要跑,你是受害者,跑什么呀。可是他还是往外跑,那我只有追上去扭住他,这小子个儿高,跑的也快,没把我累死。”
    “你可不知道,中间原来还有一层曲折。”他神秘兮兮的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但转念一想,那矮个子既然敢要挟高个子,手里一定是有个砝码的。几杯酒下肚,我的头有些晕了,就不想听他故弄玄虚,我拍着他的手说:“快说!直接说,别卖关子!”
    他就笑了笑,算是对我妥协了。为我俩把酒添满,他就把故事的始末说给我听了。
    原来那矮个子是个出租车司机,高个子是个小流氓。一天晚上半夜的时候,高个子乘矮个子的车,打车打到一个僻静的地方,高个子突然从腰里拔出一把刀,把刀架在矮个子的脖子上说:“你妈的,要钱要命,自己看!贵州白癜风医院”利刃贴在咽喉上,矮个子自然不敢反抗,乖乖地把钱和值钱的东西都掏了出来:现金、手机、手表、戒指毫无保留。
    拿完东西,矮个子就下车。谁知刚从车上下来走了一步,就一脚摔倒在地。他哪里知道,那矮个子曾经在全市业余散打比赛的擂台上拿过奖,刚才在车上一方面是措手不及,另一方面是空间太小施展不开,下了车才要他小子好看呢。就这样,三下两下就把小流氓治服了。高个子起初还站在那儿不怎么怕,心想:大不了你把东西拿回去,踢我两脚,打我两拳也就罢了,你还能要我的命不成?可是那矮个子却不便宜了他,很痛快地跟他说:“持刀抢劫可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高个子一听这话,马上就软了,跪在地上不住地求饶:“大哥,你就放我一马吧,我给你磕头,我不是人,我混蛋!”他一连串骂了自己好几句。
    高个子却得理不饶人。他看矮个子已服输了,却还不软不硬地说:“十几年的日子,到了牢里去磕头吧。”直到把小流氓逼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,出租车司机才说出他的解决办法:“可以私了   高个子凑了几天,就两万元。接下来很自然地就发生了酒店里那一幕。
    “这是狗咬狗一嘴毛,结果谁也没捞到好处。”我不禁要问:“在这个案子里,谁是原告谁是被告?”
    “谁是被告?恐怕都是被告了。这和我也没关系,因为我只管抓人,抓犯罪的人!”他松了一口气悠悠地说。
    “这个案子算是打劫案还是勒索案?”
    “打劫案吧,是由打劫引起的。不谈这些了,喝酒!”
    碰杯声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   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鹿邑在线 ( 豫ICP备17000034号-1

GMT+8, 2023-1-27 08:33 , Processed in 0.149522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